©朱浮生【先看简介哦】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新文的偷跑。

罗浮生从桌子上放画笔的玻璃瓶里拿了一支毛笔,湿了湿水便在杨修贤身上画画。
“你干什么呢?”杨修贤轻笑一声,罗浮生偏偏挑他敏感点画,毛笔软软的触感让杨修贤不得不扭腰躲避。
笔尖游走到胸口,杨修贤感觉到罗浮生应该是在写字,好奇心驱使他忍住瘙痒的感觉认真感受罗浮生的动作。
罗—浮—生。
他在杨修贤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写下了他自己的名字。

热度: 10 评论: 5
评论(5)
热度(10)

中考神隐。
一个文笔辣鸡十分随意但是十分暴躁的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