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浮生【先看简介哦】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殊途同归

※血族paro 有一辆不明显的车 OOC预警
※尝试了不一样的文风
浮生的造梦机

       直到那时,赵云澜才猛地明白过来沈巍眼神的含义。
  
  那是源于他骨血里对于新鲜血液的渴望。
  
  
  赵云澜的家里来了一名新的租客,是个斯斯文文的大学教授。多了个人,赵云澜的房子也不再显得空荡荡了。
  
  这位沈教授简直就是男版海螺姑娘,头天来就把整个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搞得赵云澜都不好意思随意扔东西。
  
  时间长了,赵云澜那颗色心指使他向人民教师沈老师伸出了魔爪,当然他没有这么肤浅的只看外貌,沈巍的脾气和性格都很对他胃口,不下手就对不起他这性取向。
  
  赵云澜情商高又面面俱到,在情场上立于不败之地,在沈巍的默许下两个人目前就差做最后一步。
  
  
  也不知道赵云澜是干什么职业的,反正每天沈巍回来的时候都看见这位赵大爷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闭眼假寐。
  
  他轻手轻脚的关了门,把买好的食材放到料理台上,开始 准备今天份的晚餐。
  
  赵大爷不用叫,闻着味自己就爬起来坐到餐桌前拿起筷子就准备吃,结果被一只手拦了下来。
  
  “先去洗手。”赵云澜吃人嘴短没得办法,窜去洗手间洗手再回来过程干净利落用时不到三十秒。
  
  赵云澜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后,沈巍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不知是什么毛病,他饭量小得很,几乎就做了一人份的晚餐,那一点食量看的赵云澜心惊胆战的。
  
  幸好沈巍的体重还不算太轻,暂时飘不起来。
  
  吃过晚饭后沈巍占用了书房备课,而在厨房洗碗的赵云澜手机突然响了几声。
  
  这个铃声和他平常的都不一样,一听就是故意设计的。
  
  赵云澜的表情很好地在吊儿郎当和眉开眼笑中间迅速转换了下,笑的活像电话那头是他亲爹似的。
  
  亲爹还有点不合适,倒不如说是接了包养他的金主电话。
  
  “喂,诶对对,是我。”
  
  不过仔细看他的眼神就会发现,他的眼神反而比之前冷漠了不少。
  
  “好好,我马上到。”赵云澜站起来三两下收拾好要带的东西,他打开自己房间里一个上锁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箱子,和沈巍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门。
  
  不慌不忙的架势像是晚饭后出去遛弯的。
  
  沈巍倒也没问他这么晚出去干什么,他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简单,不过既然赵云澜不说,沈巍也装作不知道。
  
  谁还没点想隐瞒的事情,何必把某些事实摆到明面上。
  
  沈巍整理了自己这一晚上写的教案,想了想回屋给自己倒了杯饮料喝。
  
  倘若赵云澜晚一会儿离开,看见这一幕估计是要大吃一惊了。
  
  
  赵云澜这一走便消失了一个星期,期间沈巍也通过自己的渠道打听过,不过都无疾而终。
  
  赵云澜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被血给浸透了,沈巍一打开门就看见这么个血人站在门外,还颇为轻松地冲他笑了笑,然后倒在沈巍怀里。
  
  沈巍差点忍不住把他打一顿,可是偏偏一点都舍不得动他。 勉强压制住躁动的灵魂,沈巍小心翼翼的把赵云澜抱回了屋子。
  
  他撇过头,拿着纱布小心的处理赵云澜身上的伤口。赵云澜看着身上全是血,但沈巍早就发现这些血大部分都不是赵云澜的。
  
  即便如此,这么多血液对于沈巍的冲击力也不小。
  
  他只能屏息凝神小心给赵云澜包扎伤口,再脱下他被血染红的衣服,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整个过程中他都紧皱眉头,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煎熬,汗珠顺着脸颊滑下,隐到脖子下方不见了踪迹。
  
  “别忍了,憋坏了怎么办。”赵云澜醒的突然,他没事人一样弯腰扶起沈巍让他坐到沙发上,没有错过沈巍瞳色变成红色。
  
  沈巍的身体没有丝毫放松反而绷得更紧。
  
  他全都知道了?
  
  他知道了多少?
  
  这两个问题在沈巍脑海里闪过的时候,沈巍唯一的想法是把眼前这个人连皮带骨整个吞进肚子里去,这样就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赵云澜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在手心上划了一刀,血液顺着手指滴到茶几上的杯子里。
  
  刹那间沈巍的眼睛像血一样红的吓人,不过似乎被其主人压制下去了。
  
  他似乎在抗拒一种本能,赵云澜动作迅速地抄起杯子轻而易举把血液灌进沈巍的嘴里。
  
  “你是不是一个星期没进食?居然虚弱成这样。”赵云澜脸色不好看,如果他今天没有提前赶回来是不是就要替沈巍收 尸了。
  
  而且他回来的时候门绝对是反锁着的。
  
  沈巍相比之前脸色由灰败转为红润,那股围绕在脸上隐隐约约的黑气也散了不少。他坐在沙发上喘了会儿气,出声轻轻问赵云澜:“你怎么知道的?”
  
  “才知道的,进门就发现你不对劲了。”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沈巍这句话明显带了些怒气。
  
  “斩魂使大人,一点血而已死不了。” 赵云澜满不在乎,笑吟吟地道。
  
  这句话对于沈巍来说可是重磅炸弹,他罕见的闭眼不愿意面对现实。
  
  赵云澜全都知道了。
  
  这可真是要了沈巍的命了,他遮遮掩掩这么长时间,就为了能多拖一会儿不让赵云澜察觉。
  
  为了避免世人嘴里鬼殊途的结局。
  
  想他血族族长,风光无限的斩魂使大人,什么时候怕过世人的眼色。
  
   但在感情这件事情上,他不想赵云澜有一点差池。
  
  “被我知道了再演可就没意思,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计划了什么。”
  
  赵云澜得知沈巍是血族这事还真是个巧合,他也没想到就出个一级任务还能有“意外收获”,搭档把收集的情报处放在他眼前时赵云澜还不敢相信自家眉清目秀的沈教授是个吸血鬼,居然还是一族之长。
  
  赵云澜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以前他不着调,虽然身边不缺人但关系也总是点到即止。偏偏他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还整出这么大幺蛾子。 人类和吸血鬼,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美好结局的搭配。
  
   赵云澜郁闷地发现,即使知道沈巍是血族,他心里也没有一点想要分手的意思。既然和他在一起,不管是人是鬼都是他的。
  
   沈巍一直沉默不语,低着头看向地面,从赵云澜的角度可以一清二楚地看到他的眼睫毛。赵云澜也不着急他解释,默不作声地数他的睫毛多少。
  
  “这…这件事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听到沈巍的回答,赵云澜挑着眉点点头,“行,你不想说我不问。”
  
  沈巍还是有点虚弱,赵云澜心念一动,顿时色向胆边生,一把抱起沈巍走向卧室。
  
  “总得要点赔偿吧,沈大人。”赵云澜心里清楚两个人的武力值,现在不确定关系日后还不一定谁上谁,虽然趁人之危有点不耻,但赵云澜觉得自己有必要正一下纯一的名号。
  
  沈巍没有挣扎,任由他在身上四处点火。
  
  赵云澜技术确实很好,沈巍想到这一点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火。他在 赵云澜正要向他身后探去时抓住他的手腕,轻轻往前一带,赵云澜就和他一样躺在床上了,他翻身而起跪在赵云澜上方。
  
  沈巍本想把他手腕用皮带绑起来,却害怕会伤到他还是用手握住他的手腕。赵云澜笑了一下,非常下流地顶了一下腰 。
  
  “这么热情?” 赵云澜看着沈巍单手解开皮带,刚想做些什么却发现挣脱不了沈巍的束缚。
  
  一室春光乍泄。
  
  沈巍给赵云澜掖好被角,他是不需要睡眠的,就坐在床边看着赵云澜。
  
  突然感觉有人拉住他的手腕,赵云澜得空在沈巍手腕上咬了一口,留了个印子,沈巍刚想说什么被赵云澜打断。
  
  “沈大人喝了我那么多血,我咬你一口留个印怎么了。”赵云澜勉强起身抱着沈巍。
  
  “我会一直在。”
  
  沈巍觉得怀里的人简直是要他的命,他瞻前顾后这么久,就是因为害怕失去,他不得好死没关系,可是他不知道赵云澜会不会心甘情愿的陪着他。
  
  赵云澜这时候相当于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他像沙漠中缺水的人突然看见水源一样死死的抱住赵云澜,恨不得把他整个人吞下去。
  
  “只要你还要我,我就不会离开你。”
  
   虽然是殊途,不过终究殊途同归。
  
  —THE END—
  
  后面的剧情大概就是两个人合伙对抗家族了,写到那里能刚好就好。

热度: 61 评论: 6
评论(6)
热度(61)

中考神隐。
一个文笔辣鸡十分随意但是十分暴躁的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