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浮生【先看简介哦】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最后一天

※OOC预警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是写历史卷子的脑洞

“如果你的人生只剩下最后一天,你会如何度过?”

——

喜欢赖床的赵云澜难得起了个大早,他心满意足地盯了一会儿身边的睡美人。正值一年中最冷的的时节,赵云澜却迅速跳下了床给沈巍把被子盖好才开始穿自己的衣服。

即使这样沈巍还是被他的动作吵醒了,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赵云澜身后响起,“怎么起这么早?”

赵云澜却没有回头,背对着沈巍半晌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再睡会儿,还早。”

洗漱完毕后赵云澜走到厨房,自从和沈巍搬到一起之后,他之前落了灰的厨房被重新启用,沈巍偶尔会让他打个下手,更多的时候他一回家沈巍就已经等他很久了。

其实赵云澜一直是会做饭的,他就是懒。先前他一个人,应酬又多,喝了酒再面对着毫无人气空荡荡的房子,赵云澜就算想做些什么也是浪费。

后来就有了沈巍了。

赵云澜想自己确实是欠着沈巍的,欠了他很多。

可他没有时间了,赵云澜从没有这么清晰地意识到这件事,他没有时间去弥补沈巍。

他打开被沈巍塞满的冰箱,里面各种食物摆放的整整齐齐。赵云澜把牛奶倒进奶锅里加热,煎了火腿肠和鸡蛋夹在考好的面包片里沿着对角一切,整齐地装了盘。赵云澜关了火把牛奶倒进两个准备好的杯子里,他准备再煎个鸡蛋。

他听见沈巍的脚步声在屋子里响起。

“哒哒哒。”去了卫生间洗漱。

“哒哒。”去阳台收几天前洗的衣服。

“哒哒哒哒。”他过来了。

沈巍从身后抱住赵云澜的腰,下巴垫在赵云澜的肩窝处,他的腰纤细得沈巍几乎一手就能搂过来。

“起这么早头不疼吗?”赵云澜工作忙,长期熬夜和宿醉带来的后果是赵云澜经常会头疼。到也不是疼得厉害,就是什么都思考不进去更加心烦意乱。

沈巍的手松开赵云澜的腰,两手手指抵住太阳穴,揉捏的力度适中,赵云澜闭着眼睛拿了一个鸡蛋在锅沿上轻轻一磕,蛋壳应声裂开,鸡蛋欢快地跳进锅中,发出滋滋的声音。他煎了两个鸡蛋,和刚才的三明治摆在一起。沈巍从他手里接过盘子端到餐桌上,赵云澜端着牛奶,两个人就坐开始吃早餐。

虽然他们都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却同时沉默。

他察觉到了。沈巍无可奈何地想,他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却改变不了他和赵云澜的命运。

一切都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饭后沈巍洗碗,赵云澜就瘫在沙发上盘算着今天一天的行程,他像一个面对心上人青涩的小伙子一样为了约会而苦恼。

倒不是不熟悉那套流程,只是他想给沈巍最好的。

可是一想到未来他又觉得一腔深情交付无人,只能硬生生按回心底,震得他五脏六腑生疼。

人都是不愿意让自己吃亏的,赵云澜纠结了一会儿。他心底也有个声音,只是他选择性无视。

赵云澜瞟到正在擦碗的沈巍的背影,他觉得心底堵着的东西一下子不见了。

赵云澜啊赵云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畏缩缩了。

沈巍当然是不知道赵云澜这一番纠结之后豁然开朗的,他擦干净手上的水,看着赵云澜跳起来走到他面前。

“沈教授,不知我今天能否有幸和您约会?”

得,孔雀开屏了。

沈巍觉得赵云澜就差没给他行个脱帽礼再拉他的手,不过气氛这么好沈巍也不想破坏便欣然同意。

最后他们像任何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进行了一次约会。赵云澜带着沈巍去看了一部无聊到极点的爱情片,两个人一起在环境很好的餐厅吃了午餐,又漫无目的地在这个他们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里转了半天。晚餐的时候赵云澜突发奇想,他们两个居然没有正经的吃过一次烛光晚餐,便连忙定了个情侣餐厅跑了大半个区赶到那边。

沈巍不知是没有胃口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几乎很少吃东西。赵云澜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放下餐具。

“要走了?”

沈巍点头,笑得释然,起身轻轻在赵云澜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时至今日他仍然会因为一个亲吻而心动不已。

人生的最后一天,他是和赵云澜一起过的。

这样就足够了。

—FIN—

评论(3)
热度(29)

中考神隐。
一个文笔辣鸡十分随意但是十分暴躁的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