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浮生【先看简介哦】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等

※赵云澜第一视角
※OOC有 十分钟短打 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

“这是您第九十九次求婚吧。”

“是,各种方法都用了,可他还是不肯答应。”我想起他一声不吭,用最温和的方式拒绝我的求婚。

“您的爱人真的很挑剔啊……”女人感叹到,我笑了一声对这个评价不置可否。

“……那您考虑过分手吗?”女人试探着问。

我沉默了。

——

“云澜。”

记忆中他还是那个笑起来很腼腆,眉目间都染上几分书卷气的人,虽然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他对我笑过了。

“赵云澜你听见没有,那非常危险,你不能去。”

我被他抱在怀里,感受着他双臂的力度。

可他们都等着我去救。

我听见我自己说,他安静了几秒,几不可闻地叹气。

“你说你怎么就听不进劝呢?”

我不以为意地笑,终于还是忍不住拉开沈巍的脖子,照着嘴唇吻下去。

唇齿纠缠不休,最后还是我找回理智强迫自己停了下来。

时间不等人。

“……听着,放人不是不可以,但我必须确认我们是安全的。”死到临头的毒枭仍然不放弃任何一个逃走的机会,我死死地盯着害死我这么多兄弟的男人。

“你的条件是什么?”我心里憋着火,今天无论如何这个人都不能逃走。

“一架直升机,你总不希望我们鱼死网破。”

我垂下眼睛,身后面的战友咬牙切齿地盯着毒枭,恨不得扒皮抽筋。

“好。”

我的人办事速度一向快。当然,这架直升机会陪着他一起沉入太平洋。

“再见。”

“沈巍回来!”

来不及了。

我从来没有哪一刻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

爆炸声似乎都离我很远很远。

沈巍也离我很远很远。

“妈的老子弄死他!”

“赵队!”

身边的声音嘈杂,但我却如坠深海,周围的一切都离我远去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看着他们忙碌,却一分一毫都动弹不得。

“先救沈巍。”很久之后,我才听见自己的声音。

沈巍救回来了。

他陷入了很长的梦境,医生告诉我的结果是几乎等同于植物人,恢复的希望不是没有,但时间不敢保证。

我木然地听着,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

他一定会回来的。

——

“……您想过要分手吗?”

“不,从来没有。”

我会一直一直等着我的爱人,直到他苏醒过来第一个看到我那一刻。

“……赵云澜。”

—FIN—

评论
热度(37)

中考神隐。
一个文笔辣鸡十分随意但是十分暴躁的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