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浮生【先看简介哦】 |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这个将军不讲究

※无原型 一个甜甜的小故事啦 BUG挺多的

01
若是谈起那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战神将军,那他的功绩可以滔滔不绝说上三天三夜。这位年纪轻轻的将军,不知做了多少女儿家的春闺梦中人。
当然他也是有这个资本的。
剑眉星目五官端正,风流倜傥笑起来还眉眼弯弯的将军,任谁见了三魂都要失了七魄。
女儿家喜爱他那张脸,男孩们则向往他战场上所向披靡意气风发的样子。少年则是他庞大的粉丝团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粉丝,抱着想要亲眼见偶像的念头头脑一热就去参了军。
最初他也只能远远的看着,可是过了几年,将军的亲卫意外死了。
这还真是个意外,据说是路过河塘边的时候一不小心栽里头给淹死了。将军从这件事吸取了教训,大手一挥所有人就多出了每天训练水性这一项沉重的任务。
将军亲卫的位置空了下来,这天大的便宜便让少年给占了。
时至今日他依然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将军给看上的。
当天下午就收拾了东西去见将军。
少年要是知道这是他幻想破裂的开始,不知道当时还会不会兴高采烈地跑去见将军。
OK,谁能告诉我坐在椅子上抠脚的那个糙汉子是谁?
少年感觉到自己心碎成碎渣,拼不回来的那种。
将军故意咳嗽几声,放下了自己的腿,他知道自己对外保持了这么多年的形象也随风飘远了,他瞪了眼不打招呼就进来的亲卫队长,亲卫队长亦不甘心地瞪回去,无声的控诉将军这个大猪蹄子。
当初说好他进来不用通报的。
看新人一来,将军笑得多开心啊,从来只闻新人笑哪里听得见旧人哭。
亲卫队队长重重地叹气,简单地介绍了几句就退下了,只留少年与将军尴尬的大眼瞪小眼。
“你收拾东西,去外面找他吧,今天本来就是来认个脸,明天跟着一块儿训练去。”
少年恭敬地道了是,平生第一次动作这么迅速地往回走。
一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对,这肯定是一场梦。
将军看着少年僵硬地走出去,用手指摸鼻头心虚地冲着亲卫队长吼,“下次带人进来先跟我通报,老子这么多年清白的形象全毁在你小子手上了。”

02
“嘿嘿嘿,咱这有个规矩,新来的要去伺候将军睡觉一个月。”刚刚被将军训了一顿的亲卫队长亲热的搂着刚搬过来的少年说,其他人听到这话就知道他们队长又开始捉弄人了,别说伺候将军入寝是侍女的活他们顶多在外面首个夜,就将军这一五大三粗的糙汉子,怎么可能让人伺候他。
少年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说我这进的是军营还是青楼啊,这将军什么毛病,又不是三岁小孩睡个觉都让人伺候,看到亲卫队长一脸严肃的表情,电光火石之间又反应过来了什么颤着嘴唇说,“不会是伺候他那个吧。”
“你可以的,习惯就好。”
“不不不这个好像不可以。”
“加油,相信你自己。”亲卫队队长笑的慈祥,给少年留下了充足的想象空间。
少年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完全没有注意到队长几乎要憋不住的笑意。
这可怎么办呢?少年一个人在将军屋门外发愁。
少年咬了咬牙,干脆破罐子破摔。敲门进门脱衣服,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你你你你干什么!别过来,我喊人了啊!”将军缩在床的一角,捂着自己的衣服看着接近于一丝不挂的少年。
“伺候您睡觉。”少年清亮的声音中夹杂着颤抖。
我都做好准备侍寝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将军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半晌又想起了什么突然坐直了。
“原来是睡觉啊。”将军恍然大悟,少年被他说的脸都红了。
将军招呼少年过去,然后趁着少年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一把扑倒,手脚并用地抱住少年,显然把他当成了一个人型抱枕。
“晚安。”将军像一只大型犬科动物一样蹭了蹭少年的胸口,一秒陷入睡梦中。
只留少年在黑暗中一个人瞪着眼睛,无语望天。
这好像和说好的剧情不对啊。
但同时他心里更多的是庆幸。
即使如此,被一个活人抱着一晚上一动不动地,第二天将军愧疚地看着少年更加僵硬的身体,拿了瓶药酒准备帮他按摩。
温暖的手指抚上腰身的时候少年激灵了一下,少年眯起眼睛懒懒地趴在床上。
这一幕温馨的场面被无意闯进来的亲卫队队长看见了,他小声谴责将军,“没想到你居然是禽兽。”
当然将军本人是没听见的,或许是听见了也懒得反驳,这在亲卫队长心里显然就是心虚默认。
在第二天少年去找将军的时候亲卫队队长拉住他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大堆,无非是说没想到将军会这样对他,他对不住少年云云。少年心里一个字都没听懂但是表面上还是沉重地点头走了。
看这个苦大仇深泥足深陷身不由己的少年,亲卫队长更加的自责了。

03
事情发展的连少年都有些看不懂了。
为什么他会被将军抱在他怀里睡着啊,少年懵逼了三秒,瞬间犹如一个受惊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
他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变成粉红色的,耳尖更是红的要滴血。
“是你钻我怀里自己睡着了,我忙着看公务就一直没动手。”另一位当事人笑的不怀好意,少年想了想他说的好像确实没什么问题但是为什么莫名羞耻啊。
“我我我……我先走了将军咱们明天不见。”少年准备撒丫子开溜,被将军拦腰截了下来。
“别动,陪我待一会儿。”将军把头埋进他的肩膀处,很小声很小声地希望少年能够留下来。
似乎是神灵听见了这位战神的心愿,少年就真的一动不动任由他抱着。
这样下去会出事情的。将军心里的警报有史以来第一次拉响。
管他呢。将军掰过少年的头亲了上去。
真甜。

05
少年就这样稀里糊涂被将军带入了弯道。
平常他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偶尔亲个小嘴儿拉个小手把少年抱到他腿上就已经是极限了。
少年不太懂自己是不是喜欢将军,又或许是不是喜欢现在他面前这个将军。
一直以来战神这个称号太过于耀眼,让人容易忽略光芒底下将军作为人的部分。
他已经被神化了。
而少年也是因为战神才喜欢上将军的。
“不着急,我等你决定。”将军亲吻少年白皙的脖颈,在上面留下一些不能见人的印子。
少年低头看着将军毛茸茸的头发,心说他可能真的喜欢上这个像狗一样总喜欢咬人的傻子。
“我确定我喜欢你。”

04
仗还是要打的,这几年少年跟在将军身边也大大小小发生过几次冲突,可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情况危急。
“报——敌方已将我方包围。”传令兵急匆匆跑进帐,带来了他们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无妨,我自有对策。”将军老神在在地道,给了所有人一个他稳操胜券的错觉。
没办法,毕竟他是战神。
从来没听说过战神会打败仗。
只有少年皱了眉,偏头低声向将军说:“将军,咱们粮食不够,恐怕撑不过三天。”
“援军马上就到,再撑一段时间。”
三天后。
“……”少年勉强地摆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发出来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援军呢?”
“……”将军只能无言以对。
“收拾东西跑路吧。”
“大敌当前,岂有临阵逃脱的道理。”
那你倒是把手从柜门上拿下来别收拾东西啊!
当然最后还是没走成,敌方在第三天下午突然撤了军,刚开始将军还以为他们在玩什么新把戏,派了几个人悄悄查看,直到发现敌军真的一个不留撤的干干净净之后,他才送一口气。
“看吧,我就说我有办法。”
“将军,我要回家,在打下去心脏病都犯了。”
“不行不行,你不能走,你走了晚上我怎么办。”将军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歧义,少年看着几位副将想笑不敢笑的样子,更加确定了这地方不能久留。
“回家种田了,告辞。”
“一起走,我跟你一起,回家见岳母岳父。”

—FIN—

热度: 9
评论
热度(9)

中考神隐。
一个文笔辣鸡十分随意但是十分暴躁的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