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浮生【先看简介哦】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R18】绝处逢生/一发完

※大概是原著设定+剧版剧情(不是) 可以当成平行空间 本来想接原著剧情的但是很久没看忘了很多
※OOC和BUG归我 写的仓促 很多地方剧情牵强 文笔矫情
※大号补档

这个世界上真要说有什么人可以伤害到我的话。

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你。

——

沈巍每一次看赵云澜的眼神,都让赵云澜感到心惊。

那眼睛是极漂亮的,赵云澜从来没见过有谁能像他一样有这么漂亮的眼睛,像是天上的银河,零星散落着几颗璀璨星辰。它本是广阔无边的大海,可以包容世间万物,但他只愿意容纳眼前这一人。

那双眼睛有莫名的忧伤,是见过沧海桑田,感受过四季更迭,看过万家灯火后只身一人的孤独。在赵云澜即将陷进他这一双眼睛时,沈巍已经把某些呼之欲出的感情一丝不漏地收敛到眼底,再寻不得半点深情痕迹。

他说不上来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只是根据他野兽的本能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转瞬即逝。

不过依照赵云澜的性格,越是危险的东西他越想尝试,求而不得的搔痒在心头不肯离去,忍不住去撩拨沈巍。

而沈巍似乎是没有底线一样,将他的所有调戏全盘接收,顾左右而言其他不做回应,他那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在赵云澜眼里确实情人眼里出西施越看越喜欢。

就在赵云澜想要再调笑他几句时,电话好死不死偏要这时候响。

“如果你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等着老子把你的小鱼干全……”

“老赵,出事了,你快来处里。”还没等赵云澜说完,大庆就急促的打断他然后又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活像是要赶去投胎似的。

“你……”赵云澜皱眉,抬眼看了下沈巍,后者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换了斩魂使的行头,自然的接到,“我跟你一起去。”

有斩魂使大人亲自陪伴,赵云澜万分乐意,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特调处,发现除了大庆和郭长城,剩下人全不翼而飞。

工作时间擅离职守,真是越发出息了。

“我们回来就看到处里开着门,进来后发现人全不见了,处里有打斗的痕迹。我调取监控查看情况,发现被人删除了。”大庆尽量语言简洁的说明情况。

“有没有发现什么?”

大庆摇头,赵云澜多少有点浮躁,他叼了一根未点的烟,开口说,“先不说其他人,汪徵和老吴体质最特殊,光天化日把他们带走不容易,这事基本不用考虑是人干的了,既然不是人——”赵云澜看向黑衣的沈巍,“斩魂使大人有什么看法?”

“此人我大概有些眉目,相信令主也猜到了。”

“鬼面?”

“鬼面。”他和赵云澜异口同声的说出口。

“鬼面爬出来后,一心想着如何彻底打开封印,恢复到全盛时期,他的目标是你和我。”

“我们现在没线索,接下来鬼面肯定坐不住找上门大人要不您先回去等我消息?”得知他们并不会有性命危险,赵云澜也省了不少心。

“静候佳音。”赵云澜本以为沈巍会拒绝,没想到他答应的很爽快。说完便一阵风似的离开特调处,赵云澜总感觉他自从来特调处之后心事重重的,但当下也容不得多想。

说实在的赵云澜倒不是很担心那几个人,如果一点真本事都没有也就不用在特调处混了。

他只是觉得,一些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

沈巍离开特调处并没有走远,他站在拐角处回望着这个院子,带着珍重和不舍义无反顾踏上了归途。

这是他的责任,他心想,他绝对不能让赵云澜陷入危险。

这一次,再没有回头的路了。

——

赵云澜大庆和郭长城三人又仔细的搜查了特调处,赵云澜不负众望在一楼不起眼的小角落里找到了留下的字条,展开是林静的字迹。

“他要拿钥匙开门,当心。”

赵云澜心思一动,当即想去把沈巍追回来。

既然他要拿钥匙,中间一定会牵扯到沈巍。为什么他心事重重,为什么他走的那么爽快。

一切都有了解释。

因为他就是那把“钥匙”。

赵云澜越想越心惊,第一次知道了解一个人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因为了解,所以知道他想干什么。

他想要自己解决整件事。

虽然赵云澜绝对信任他的能力,但他对这种没有十成把握的事终归放心不下。

更何况还有特调处的人在那。

赵云澜匆匆给大庆交代几句,自己动身去追沈巍,他希望一切还来得及挽回。

他开车疾驰到大槐树下,一路向下,几乎是在狂奔。赵云澜后来回想起这一段经历自己都不可思议他是怎么样在五分钟之内跑完这段路程的。

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沈巍和特调处的人一个都不能有事。

他取出障目叶含在口中,走过了黄泉路,没有迟疑的跳进忘川水。

赵云澜全力往下游,眼看就快到大不敬之地,大概是流年不利,不知被谁给打昏了。

真是够倒霉催的。

——

昏迷中赵云澜不知为何梦到神农,梦到他他留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小昆仑,记住眼见未必为实。”

——

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在赵云澜几乎以为自己瞎了的时候,隐藏在黑暗里的鬼面突然出声。

“令主,别来无恙。”鬼面已经摘下了面具,露出那张和沈巍无差的脸。“相信我不说令主也猜到这是什么地方。”

“想以我引来斩魂使?这地方想要困住他可能还简陋了点。”

赵云澜第一次直观的看到大不敬之地无边际的黑暗,心说怪不得一个个全都想上去,这地儿生活久了全他妈得抑郁症。

“困住他?”鬼面低低地笑了,“不需要,我要让他心甘情愿的消失在世界上。”

鬼面抓住赵云澜的肩膀,将他带到自己身前。

“你看,他来的挺快。”

沈巍是在瞬间之内冲到鬼面面前,又生生止住脚步。

“放开他。”

“别心急,我不会拿令主怎样。”鬼面眯起眼睛,有些贪婪的盯着沈巍。

“我们来做个交易,你用斩魂刀刺自己心口一刀,我就放了他们所有人。”他使力狠狠掐住赵云澜的脖子。

斩魂刀可以斩断世间万物,当然也包括沈巍自己。

沈巍不带犹豫,右手执刀,刀刃朝着自己心口,一寸一寸向里捅,长刀很快就捅进去了三分之一,沈巍的表情依旧淡然,似乎斩魂刀伤到的不是他一样。

变故发生的太快,赵云澜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鬼面仰天大笑三声后,放开了赵云澜。

“不愧是斩魂使,爽快。”他的脸因为快意扭曲了一秒,“祝你们两个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愉快时光,我也遵守诺言,特调处的人已经回去了。”说完自己非常欢脱的跑走了,大有精神分裂的兆头。

“你他妈的非要这么虐待自己吗?”赵云澜接住下滑的沈巍,冲他吼道。

“赵云澜,听我说。”沈巍不住地吐血,血液欢快的从他的心口涌出来,不带有留恋。赵云澜也不住的颤抖,他用力按住沈巍的伤口,但都只是徒劳。

他心想:操蛋,他要是死了老子也不活了。

“他得偿所愿拿到开启大不敬之地封印的方法,大概一段时间内不会再纠缠你了。放心,即使他知道方法也不一定能打开,女娲和我的封印虽说已经不稳固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破坏的……”

赵云澜已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只看见沈巍嘴唇一张一合不能安生。他着魔似的吻了上去,浓烈的铁锈味道在口中扩散,像要到达全身各处。

他茫然地想,这是沈巍的血。

就连赵云澜本人也没想到,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居然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一吻之后随时都有可能是生死离别。

吻到最后两个人几乎是带着致命的力道撕咬,分开后赵云澜嘴唇都破了。沈巍本来脸上就有血,这样一看更加惊心动魄。

“别哭。”沈巍顺着他的侧脸向上吻,将赵云澜脸上泪水吻走。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其实本来想拉着你一起死的,你看我多自私,我希望你永远只是我的,别人多看一眼都不行。”

“可我现在希望你活着。”沈巍在心里叹息,以赵云澜的聪明程度,后续的事不用说他也能想到,可是终究舍不得。

舍不得消失,舍不得他唯一的阳光。

虽然短时间内他还死不了,只是眼下的情况绝不容乐观。沈巍动不了,他的所有力量都被斩魂刀暂时封住了,能靠得住的只有赵云澜,而且这个地方他能不能出去还是个未知数。

鬼面从一开始就是要他们死。

赵云澜忽然笑了出声,没想到他最后居然在这个鬼地方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脑子里走马灯似的回放他短暂的一生,想起他和沈巍的点滴,想起特调处的每个人……真是奇怪,死到临头了,赵云澜却不怕了。

“眼见不一定为实。”梦里神农的一句话突然在耳畔炸开,赵云澜突然醍醐灌顶一般明白了鬼面下的套。

鬼面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困住斩魂使的地方,所以一开始误导他们,以为这里不可能出去。

可是实际上呢?这里真的是大不敬之地吗?

赵云澜看向沈巍,他知道这里不是大不敬之地吗?斩魂使在大不敬之地生活了很久难道他看不出来?赵云澜甚至开始怀疑他身上的伤是否真的有看起来那么严重。

低头撇了眼怀里的沈巍,虚弱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赵云澜在心里骂了一声,无奈的想骗就骗了,自家媳妇能有什么办法。

想通了此中关节后,他拿走沈巍贴身佩戴的项链,然后小心翼翼横抱起沈巍。

“那个不……”

“闭嘴。”赵云澜将魂火倒出一点,撒在地上,虚空像是被点燃了,燃起了熊熊大火,明亮却不灼人。

赵云澜看着大火蔓延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走过去,火舌似乎知道他的身份,全部都往他脚边凑。

烈火和无边的黑暗天生不对盘,火越烧越旺,赵云澜也越走越快,比起他来的时候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终于看到了忘川河,才知道原来他从另外一边绕了上来。

大庆站在黄泉路上等他们,眼尖看见赵云澜抱着沈巍过来,立刻联系了其他几个人。

赵云澜把沈巍先交给他们,叮嘱了务必要让这个人活着不然特调处全员就可以收拾东西滚蛋了。

沈巍被带走后,他自己脱力晕倒在地,被楚恕之和大庆合力抬去了医院。

赵云澜比沈巍先醒,他活动了下觉得没啥大事,下床搬了个椅子坐到沈巍床边。如果仔细看,他的手还有点颤抖,赵云澜根本不敢回想他差一点就要失去这个人。

沈巍昏迷了四天,赵云澜就在旁边守了四天。

在这几天里他想通了一些事,但生死面前走一回后,他渐渐觉得有些事情并没有那么重要了,沈巍这个人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所以他做过的那些事在赵云澜看来更像苦中带甜的回忆。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东西赵云澜也认命。

当然说的容易,在沈巍醒来后赵云澜便躲在特调处不愿意出来,对外都说自己工作忙没时间。

然后他下班后被沈巍堵在办公室门口,其他人非常有眼色的提前下班,给他们足够的发展空间。

“云澜,我错了。”

“哎呦喂这是哪阵风把我们斩魂使大人给吹过来了,来来来喝杯茶之后就回去吧,我们龙城最近平安的很没什么案子需要惊动斩魂使。”沈巍有点慌了,他能感觉出来赵云澜是真的生气了,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站在这里和赵云澜说话。

沈巍知道赵云澜在气什么,气自己不告而别,气自己差点把命丢了。

他支撑自己的身体,趁赵云澜倒茶时候吻住他的唇,不由分说攻城掠池。

沈巍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君子,他骨子里被压抑了很久的嗜 血以及贪 婪在看到赵云澜那一刻差一点就要遏制不住。

他实在是忍了太久了。

从见到他的第一面起,他就忍住想要将赵云澜拆吃入腹的想法,哪怕刻骨的思念要将他燃烧殆尽,他也不希望自己的龌 龊心思吓到赵云澜。

更啼笑皆非的是,他至今能忍住的原因也是因为赵云澜。千年之前赵云澜用自己的命教会了沈巍隐忍克制这四个字,沈巍更是已经把这四个字刻进骨血里,没有一刻敢忘记。

“云澜。”被沈巍这么委屈巴巴的叫上一声,赵云澜心都快化了,可是拉不下这个脸。

“斩魂使大人可千万自重,咱俩没这么熟。”他期待沈巍下一步的动作,可沈巍在听到后脸色瞬间惨白,他放开赵云澜,站在一旁。

赵云澜被他别扭折腾的没了脾气,咬牙切齿的说:“我真的搞不懂你在想什么了,非要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他妈喜欢你,所以就算你给我整这些幺蛾子我他妈也乐意才行是吗?”

两个人在一起,总有一个人要学会妥协。

沈巍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赵云澜心中的那个自己突然中了一箭。

从此万劫不复。

♡链接走评论♡

赵云澜从来没这么累过,忍不住在洗澡的时候睡着了。

于是沈巍只能帮他穿了衣服,并且不知出于什么想法一路抱着他回了家。

沈巍抱住他,就像抱住了整个世界,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未来可期”。

—THE END—
其实最初写这篇是因为沈教授的眼睛。
我总是想以我拙劣的文笔形容出朱一龙老师演出的感觉。
OK虽然没有成功。
这篇文断断续续写了快一个星期,都是挤时间写的。叙事节奏过快而且不完整。
努力写出更好的东西吧。

热度: 98 评论: 3
评论(3)
热度(98)

中考神隐。
一个文笔辣鸡十分随意但是十分暴躁的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