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浮生【先看简介哦】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上

※ 谍战paro 内容有点血 腥容易引起不适 建议做好心理准备
※关于设定结尾会有说明。除了国共内战的大背景之外剩下全是虚构 有些情节借鉴电影风声(强推这部电影)
※严重OOC预警 双结局注意(两个版本后半部分有细微的不一样)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一九四五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蒋 介石邀请毛 泽东到重庆进行谈判,其用心可以说路人皆知,一九四六年蒋 介石撕毁协定,国内形势逐渐变得严峻。
  “这次你的任务,就是重新潜伏进敌人内部,伺机截获情报,给我方提供机会,接应的人已经准备好了,代号‘飞鹰’,你们……”
  男人压低了军帽帽檐,摆手示意不用多说。指导员似乎对此习以为常,无奈一耸肩倒也没再说什么。
  “那你多保重。”两人极其郑重地敬了礼,因为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时候。
  男人整整衣服,提着行李上了去火车站的车。
  两周后,军统局情报处处长意外身亡,新任处长空降情报处,手下人都议论纷纷。
  “听说没,新任情报处处长因为后台比较强硬,凭着这层关系才来的咱么这。”
  “人家后台硬咱们有什么办法,就希望是个好好做事的,别瞎指挥就行。”
  沈巍对于这些话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他不屑于去解释什么,有些东西不是说出来就能让所有人信服的。
  沈巍站在镜子前,一颗一颗的扣上衣服扣子,束上腰带。他眉眼本就生的好看,挑不出一丝毛病,军绿色的军服穿在身上更显得他英俊挺拔,有种禁欲之感。沈巍理了理头发戴上帽子,最后才把手套戴好。
  慢条斯理的动作光是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
  他简单收拾好自己的行头,坐在办公桌前开始一天的工作。
  “噔噔噔——”敲门声响起,沈巍停下手中的笔,抬头沉声道:“进来。”
  “处长,咱们处要来一名经验丰富的前辈,据说抗日的时候破译了鬼子的密电立下大功,上面特派下来指导新人的。”男人声音有些沙哑,他扬了扬手里的档案,“那人的档案,明天早上就来处里,上面的意思是希望您能亲自接待一下。”
  能让处长亲自接待,看来这位前辈不简单。
  “我知道了。”沈巍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放下手中资料就可以出去了。
  沈巍翻开刚刚男人放在桌上的档案,翻开便看见那名特工的长相。
  沈巍其实有点惊讶,照片上的人看起来比他差不多大,虽然不是风华绝代,但眼神中微微透露出的不羁和唇角一抹笑意都足以勾人魂魄。
  看来是他沈巍先入为主,以为这位前辈会很老了。
  他的眼睛扫过整张纸,大致的资料都记在心里。
  赵云澜。
  沈巍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没来由的,他开始期待与这位前辈的见面。
  临近傍晚时,早上来给他送资料的男人来传话说逮到了一个中共的特务,沈巍垂眼不带情绪地盯着自己的手套。
  良久男人听见他轻声说,“现在审,务必套出他嘴里的情报。”
  男人点点头,正要离开又听见他上司问他叫什么,看着面生。
  “我是新来的王勇。”沈巍点点头,打发他走了。
  沈巍一直保持刚刚那个姿势坐着,夕阳西下时,他像是突然回了神起身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准备亲自去一趟审讯室。
  手下这帮人效率太低。
  审讯室在地下一层,说是审讯室,更像是监狱,主审眼尖看见了沈巍,连忙跑过来。
  “诶呦,审这个小人物怎敢劳烦沈处长。不过这人嘴实在是硬,怎么也撬不开。”沈巍没搭理他,那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前面带路。
  王勇看见沈巍过来下意识的皱了下眉。
  这位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一个星期能把情报处上下整顿的服服帖帖,手腕自然是非常过人的。
  沈巍看着斯斯文文,骨子里那股狠劲却不输给任何人。
  他走到那个特务面前,取下披风放在不远处的凳子上。
  随意地从刑具架上挑了把匕首,在火上烤了一下,站在特务面前。
  “如果你是来审问我的,那无可奉告。”
  “按住他。”沈巍根本没搭理他,转头对着审问的人说。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把那个人按在椅子上。
  沈巍一个用力,匕首便刺进那名特务的膝盖,沈巍手腕一动,一整块髌骨便被挖了出来。
  那人凌厉的尖叫一声,疼昏过去了。
  沈巍拿出手绢擦了一下溅到脸上和手上的血。
  “把他弄醒。”沈巍把溅了血的手套和手绢一起扔到地上,布料很快被血液染脏。
  沈巍把匕首交个主审官,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拿着匕首告诉他,不招就把另一条腿上的骨头也挖出来。”
  没过多久主审官就跑过来告诉沈巍,全都招了。
  “……他代号是黑熊,和他一起潜伏在城里的是一个代号叫飞鹰的人。”主审官站在沈巍面前,头也不敢抬。尽管他对这位大人的形式作风有所耳闻,但头一次直视这样不拖泥带水的作风还是不适应。
  “飞鹰长什么样子?”沈巍垂着眼看不清表情,主审官迟疑了下回答道。
  “这……他说他不知道。人他没见过,每次接头都是在清福楼,飞鹰把消息放到指定位置,然后他去拿,再找机会传出去……。”
  沈巍点头,他站起来披上披风,
  “先关他一晚上,明天再审。”
  “是。”几个人恭恭敬敬的送沈巍离开。
  就在人都走完的时候,一直站在暗处的男人走到那名特务面前。
  “都是我的错,是我暴露了你……求你杀了我吧。”特务的声音沙哑,他哽咽着闭上双眼。
  飞鹰弯腰捡起被丢在地上的带血的匕首,他捂住那名特务的嘴,将匕首直直插入他的心脏。
  他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不动了。
  飞鹰动作麻利地把匕首放回刑具架,在有人回来之前轻手轻脚快速离开了。
  昏暗的灯闪烁了几下,终于承受不住似的灭掉了。
  沈巍是在第二天清晨得知昨天那名特务被杀的消息,他故作震惊的皱了下眉。
  “先别声张,查一下最近去过审讯室的人,列个名单给我。”
  沈巍捏了捏眉心,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思考下一步棋要怎么布置。
  他打开赵云澜的档案袋,再次仔细的查看了档案上的资料。
  或许此人可成为解局的关键。
  
  
  赵云澜到的准时,一见到沈巍便展开笑颜伸出手,“这位便是沈处吧,麻烦您了。”
  沈巍点点头,不轻不重地回握赵云澜的手,接着依次介绍了处里的人员。
  赵云澜脸上带着三分真七分假的笑意,和沈巍一起走了个过场。
  “大家以后都是同事,有什么事多担待。”虽说是指导新人的前辈,可是赵云澜在一天之内就赢得了情报处大部分人的好感。
  “赵前辈是来指导新人的,我也不好给你安排其他工作,处里来了好几个新人,麻烦赵前辈帮着训练一下了。”
  “小事一桩。”赵云澜笑着看沈巍,心说他这领导长的还挺对他胃口的。
  沈巍把人交给赵云澜,回去处理他的工作了。
  一连几天沈巍都忙的脚不沾地,连轴转的工作强度差点让他忘记还有赵云澜这号人。
  不过没忘成功,因为无意中的一次机会,他在电报科看见了赵云澜。
  赵云澜本性完全暴露,他随意地把军服披在肩上,懒散的站在一名正在接受电报的人旁边,表情略显不耐烦,有时候看见他出错了还上手打两下。
  椅子上的人敢怒不敢言,前一段时间反抗的经验告诉他他绝对打不过赵云澜。
  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他对视线比较敏感,他抬头就撞进了沈巍的眼神里。一看到是他,赵云澜便轻轻的笑了笑当做问候了,这笑看着倒是比上次要真诚许多。
  沈巍一顿,回了一个微笑后大步离开。
  赵云澜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个笑,他捅了捅椅子上那人。
  “王勇,你说咱们这位处长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刚站那看我半天。”赵云澜夸张的叹了口气,“肯定是我长的太帅了。”
  王勇闻言白了他一眼,几天相处下来他也算是把这位赵前辈的性格摸了个七七八八,他人不错,性格也随和,就是偶尔自恋起来格外不适应,他低下头继续破译手中的摩斯电码。
  赵云澜不意外没得到回复,他眯起眼睛仔细回味那位长相出众,看起来也很好欺负的沈处长。
  可是我对他有点意思。
  赵云澜轻快的耸了耸肩,无奈想到。
  那边沈巍大步流星刚踏进办公室的大门,后脚就有人拿着文件急匆匆地来找他。
  “沈处,这是您让整理的近几天出入审讯室的人员。”衣着干练的女人把一份名单放到沈巍面前。
  “辛苦了。”沈巍扫了眼名单上的名字,他用手撑住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最后用笔圈出来几个名字,交代道:“重点查一下这几个人。这件事交给你负责,不用着急但是行事低调点别让处里其他人知道。”
  面对沈巍的目光,女人害羞地笑了下,对一个这样赏心悦目的男人任谁都会心动。
  “明白了,沈处。”她接过沈巍桌上的名单,扭着腰走了。
  沈巍刚想拿起钢笔接着做之前的工作,就又被敲门声打断。他无奈放下笔抬眼一看,刚刚还在指导新人的赵云澜靠在他办公室的门框上,军服也不穿好,和刚才一样随意的披在肩上,正笑吟吟地看着他,眼神中有沈巍本能觉得危险的东西。

  赵云澜这个人风月场上混迹这么多年,跟过他的人没一个不称赞他绅士的。尽管他表现出一副散漫不羁的样子,但不得不承认赵云澜骨子里是很细致体贴的,该周到的地方他都做的滴水不漏挑不出一点毛病。他懂生活,也懂得如何去享受生活。这样的性格使得他在情场上往往占据主动的位子,不过他也乐于费心思去追自己喜欢的人。
  没有机会见面?那赵云澜就创造机会。
  “你怎么来了?”不知道为何沈巍在看赵云澜的时候,那种压的人喘不过气的气场收敛的一干二净,看起来无害的样子。
  “没事,沈处的办公室采光好,来这溜达溜达放松心情,顺带讨一杯茶喝。”赵云澜无奈的笑了笑,“那帮小崽子就知道给我添麻烦。”
  这句话倒是真抱怨了,他带的新人除了王勇思想觉悟不错,剩下的隔三差五就要给他添堵,赵云澜本身便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常常耐不住性子要动手打人。
  还是欣赏美人是明智的做法。
  沈巍请他进来坐,赵云澜倒也没客气,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沈巍摇头笑了笑,起身去给他倒了杯茶。
  真是分不清谁是谁上司了。
  赵云澜手蹭了下鼻子,站起来接过沈巍递来的杯子。
  “当时匆匆忙忙的,没仔细看沈处长竟生的这样气宇轩昂。”赵云澜一向会做人,情场上调情的场面话张口就来。此时的话却算不上不作假,因为任谁见了沈巍都要称赞一句一表人才。
  沈巍的长相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眉眼不刚硬但也没有过分柔和,神色间满是东方人的内敛含蓄,斯斯文文的书卷气一举一动都透露着温润如玉公子无双的感觉。只不过因着他的身份地位,对外人的气场也是十分强大,增添了几分可远观而不能亵玩的神秘感。
  沈巍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赵云澜更加摸不清他的态度。
  事实上直到目前为止他与沈巍的所有交锋中,赵云澜虽说没落下风,可他居然也没得到什么好处,这在赵云澜打过交道的所有人中算是比较罕见的。
  同时也让赵云澜重新审视了一下他这位上司。
  “沈处长接下来有安排吗?”马上就是傍晚下班的时间了,赵云澜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
  “有话直说。”沈巍拿着笔头也不抬地说。
  “我想请你吃个晚饭。”
  “请我?”沈巍终于抬起头看着赵云澜,不过情绪没见有什么起伏。
  “是请沈巍这个人,而不是沈处长您。”赵云澜眨了下眼睛,沈巍看见后飞快的挑了下眉。
  “行。”沈巍偏头微笑,这样没有犹豫的应答赵云澜是没想到的,他发现沈巍这个人并不像他原来所估计的难以接触。
  甚至有些随和过头了。
  机会放在眼前,他赵云澜也不是傻子,微微愣了一下后又笑起来。
  “那我就坐这等沈处了。”
  赵云澜没等太久,沈巍把桌上文件按顺序收拾好,所有东西回归原位后就起身招呼赵云澜可以走了。
  赵云澜和沈巍坐上黄包车,车夫是个年轻的男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有些谄媚的问道:“两位爷去哪啊?”
  “清福楼。”赵云澜报了个名字,车夫立即点点头拉着两人朝着目标地跑去。
  清福楼的店小二对两人倒算熟悉,两人虽不是爱多出门的主,但隔三差五的应酬也在所难免,小二看见两人一起进来便连忙跑过去,差点当众摔到地上。
  “哟,两位爷里面请,二楼雅座还有几间,我去给您收拾下。”小二领着赵云澜和沈巍坐到了二楼靠窗的位子上,赵云澜现问了沈巍喜欢吃什么,暗自记在心里后自己又报了几个菜名。
  这地方人虽然多但是店家效率也是极高的,没等多久菜品就上齐了,店小二上菜时还特地温了壶酒,说是掌柜送给二位爷的。
  赵云澜顺手接了过来并且向他点头致谢。
  一顿饭吃的安稳,赵云澜风趣健谈,沈巍虽说有些腼腆但氛围倒也还算的上欢快。赵云澜既然要追沈巍那就必然会认认真真的,吃了饭又“顺路”把人送了回家。
  后来赵云澜经常以各种名义来找他,沈巍发现自己也渐渐习惯了赵云澜隔三差五来打扰自己正常工作。
  这可不算是什么好的习惯。

—TBC—
这篇文真的写了好久了。
其实还没写完,放出来的原因是因为想被催更要不然可能没哈动力写这篇。
您要是喜欢就说一声吧。

评论
热度(23)

中考神隐。
一个文笔辣鸡十分随意但是十分暴躁的写手。